卫生部拟批:外资独资举办医疗机构

发布时间:2010-9-9 15:36:15

接近卫生部高层的人士透露,包括卫生部在内的多部门已达成共识,准许外资独资举办医疗机构,有关文件近期将出台。

此前外资在国内开设医院,须采取合作或合资模式,外资上限为七成。酝酿中的最新政策,意味着新医改提倡的“多元化办医”将迈出重要一步。

这让江苏省江阴市的一位政府招商人士徐明(化名)脱口而出“利好”。地处富裕的苏南地区,当地一直在寻求著名国际医疗集团合作建立高端医院。

而在长三角地区考察了近两年的德国科隆医疗集团对上述消息则保持冷静。该集团的中方联络人严翔(化名)认为,考虑到政策空间的大小以及中外医院经营思路的不同等因素, 外资独资医院并不一定能做得好。

医疗界人士判断,新医改的“管办分开”尚未真正取得突破,多元办医的新政策不会很快给国内医疗市场带来大的冲击。

台资先行尝试

此前,即使是在加入WTO的大背景下,外资独资开办医疗机构不被允许。卫生部的人士表示,由于医疗行业的特殊性,这一限制是参照国际惯例执行的。

然而,中国96%的医疗卫生资源投向政府主办的公立医院,这样的卫生资源分布结构很不合理。前卫生部部长高强在“2007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今后要对一批公立医院实行改制,在保障居民基本卫生保健的前提下,适当引进市场机制,“引入社会资金发展医疗事业”。

事实上,中国加入WTO后,卫生部和商务部曾联合发文,承诺“鼓励外国资本进入中国办合资医院,外资的股份最高可占到70%”。先期进入大陆的厦门长赓医院、东莞台心医院等,都是遵循这一规定设立的。

由于上述政策限制,一向坚持独资的王永庆当年也不得不迂回操作:首先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成立华阳投资公司,代表台塑集团运作长庚项目,再与厦门海沧公用事业(2052.289,6.74,0.33%)发展有限公司共同合作。中方以土地作为出资方式,折合人民币1.1900亿元,占30%;外方以其在中国境内合法获得的人民币利润、外币现汇和设备作价出资折合2.78亿元人民币,占70%股份,经营范围为综合医院医疗服务,经营期限20年。

诚如王永庆所言,合作各方意见不同,会干扰做事。当中方资本属于国有时,问题更显得突出。“政府即使只有1%的股权,也要有100%的话语权”,长期从事医院管理投资的美国医疗国际集团CEO徐向军说,他们以前与国内公立医院的合作并不顺畅。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客座教授、长期担任美国麻省卫生福利部卫生政策高级研究员的蔡江南表示,公共财政负担基本医疗,而高端的医疗需求完全可以交给市场,由社会资本来予以满足。新医改提出鼓励多元化办医的改革方向,正体现了这一思路。

而两岸于今年6月签署的ECFA协议,更为此次新规出台作了铺垫。ECFA的有关条款称,台资可在大陆的海南、福建、广东、江苏和上海五地,独资设立医院,实现了政策上的一大突破。

外资独资前景不明

拟议中的新政策让徐明甚为兴奋。他告诉记者,在江阴这样人均GDP已超过2万美元的富庶之地,招商引资的重心也逐步转向先进制造业和高端服务业。

去年,徐明的父亲罹患恶性肿瘤,不得不送到上海就医,他深感两地奔波之苦,“希望哈佛、霍普金斯这样的国际知名医疗集团前来江阴投资。”

中国发达地区的医疗需求也早已吸引了国外的医疗资本。严翔告诉记者,德国科隆医疗集团2008年底就前来长三角地区考察洽谈。该集团拥有的人造耳、人造眼等技术国际领先,旗下的科隆心脏病医院则是欧洲名列前茅的心脏专科医院。

严翔介绍,该集团原本打算通过其专门的财务公司投资数亿欧元在长三角设立医院。“按照中国卫生部的有关评定标准,建一个三甲级别的医院,2亿—5亿欧元就够了。”严翔说,科隆集团在江苏省内选择了两个地方进行意向性考察,拟根据当地经济条件的不同,出资70%设立一家中高端或中低端的综合性医院。

但至今该集团在两地均未达成合作意向。“中外医院的经营思路不同。”严翔说,德方曾设计了一套问卷以作市场调查,两地拖延了7个多月才予以回复,并且在医院的科室设置、门诊在医疗中的定位与作用等业务问题上,与德方的理念存在很多分歧。

严翔认为,即使根据新的政策,外资可以独资设立医院,但其成功运营仍有赖于有关的政策和医疗行业的大环境,比如医务人员的福利待遇、职称评定、医保定点资格的授予等。“外资独资医院不一定能做好。”他说。

全国医保试点、江苏省医改全试点城市镇江医保局局长陈新中9月6日对记者表示,准许外资独资办医只是一个原则性的表达,真正决定改革进程的将是具体的政策倾向和力度。

毋庸讳言的情况是,非公立医疗机构尚未获得“国民待遇”。南京明基医院的某位副院长就曾向本报记者表示,如果不是因为台资的特殊背景,明基医院的开设不会如此顺利。即便如此,明基医院取得医保定点资格的过程,也比当地同等级别的公立医院漫长和困难。

上海申康医院发展中心副主任高解春认为,管办分开是多元化办医的前提要求,多元化办医是管办分开的必然趋势。但是眼下各地的公立医院改革并没有突破,新医改在这方面可以说是尚未破题。